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木炭火锅
来源:山西日报 作者:杨眉官2020-02-05 09:13:20
浏览字号:
0

  现在大街小巷到处可以看见火锅店,不过这些火锅店里的火锅跟过去的火锅不大一样,多是电磁灶上放不锈钢锅,等锅中汤底沸腾,将生菜和生肉放入煮熟就着蘸料吃。人们也把这种吃法,叫涮火锅。

  过去的火锅有两种——一种铜火锅、一种砂火锅,都是中间有个大肚,大肚上面有个烟囱,围圈儿有个槽,菜就放在槽里。人们在大肚里生木炭火,将槽里的菜煮好,就可以围坐在一起吃了。

  我小时候只有等过年才能吃上火锅。母亲将提前做好的烧肉、豆腐切好了,在火锅槽里先铺上些白菜,再将切好的烧肉和豆腐,还有丸子、粉条,及泡好的木耳、金针、干蘑菇、干豆角等一起放进去,最后倒入调制好的高汤,等着木炭火烧起来。父亲生木炭火时,总是先将火锅端到院子里,等完全没烟了再端进屋子。木炭在火锅的大肚子里红红地烧着,菜在火锅的槽里烩着,发出“咕嘟咕嘟”的响声。

  北方的正月,寒风在屋檐下乱窜,窗户纸被吹得“呼呼嗒嗒”直响,人们围坐在火锅跟前,先时还身上冷,吃着吃着,额头和鼻尖便沁出了汗珠。

  父亲平日根本不喝酒。在这个时候,他也会稍稍抿上几口。喝上酒,他嘴里的话就多了,平时不跟我们说的话,这个时候也会拉呱起来。全家人围坐在火锅前,变得有说有笑、其乐融融了。

 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,再没有吃过母亲做的火锅。因为那时工作忙,特别是过年,大家都想回去跟家人团聚,我只好留下来加班,火锅自然也就吃不上了。

  现在父母亲早已不在了,故乡我也很少回去了,但是在正月里吃火锅的情景,一直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,这大概就是一种永远也挥不去的乡愁吧。

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

责任编辑:康晓玲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