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花边饺子
来源:山西日报 作者:王友明2020-02-05 09:12:13
浏览字号:
0

  我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,自打记事起,故乡小村就是远近闻名的“穷沙窝”。乡亲们从春播忙到秋收,汗珠子摔成八瓣,到头来连口粮都不够。即使如此,父母亲也会千方百计省吃俭用积攒些钱和白面以备过年包饺子用。那个年代,过年包饺子是每家每户的大事。

  过年包饺子,最令我难忘的是母亲包的花边饺子。

  那时候,白面特别少、肉也少得可怜,无奈的母亲不得不包两种饺子——一种是白面肉馅饺子、一种是红薯面素馅饺子。饺子煮熟出锅后,母亲端给我和弟弟的是白面肉馅饺子,她和父亲吃的是红薯面素馅饺子。当时,我已经六七岁,有些懂事了,说啥也不肯吃那碗白面饺子,非要和母亲换着吃。母亲亲昵地抚摸着我的头,柔声说:“好孩子,听话,把这碗饺子吃了吧。”望着慈祥的母亲,我语气坚定地说:“娘,你和爹都要干活,你们吃吧,我又不干活,吃啥都一样。”在我的坚持下,父亲和母亲分吃了那碗白面肉馅饺子。我看到他们眼含泪水,笑了。

  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学,但很聪慧。第二年过年,母亲包白面肉馅饺子时,沿着饺子边儿用手轻轻捏出一圈穗状的花边,好看极了。当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,我和弟弟不知道其中有“诈”,只是看着花边饺子好看好玩,便争着抢着拣花边饺子吃。看着我和弟弟美滋滋的吃相,母亲又眼含泪水,欣慰地笑了。

  小小的花边饺子,凝聚着浓郁的母爱深情,温暖了我的童年,温暖了我的生命,温暖了我的人生。如今想起来,那花边饺子的独有味道,依然喷香地萦绕在我的记忆里。

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

责任编辑:康晓玲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