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母亲的煤油灯
来源:山西农民报 作者:郑连山2020-01-17 10:33:53
浏览字号:
0

  从老家出来是60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淘气的孩子,泥里来,土里去,整日在田间野外追逐玩耍,晚上疲惫地沉沉入睡,早上稀里糊涂地醒来,从来不知道衣服、鞋帽为什么这样合身,被褥为什么从来都是干净整齐的……

  那时候村里还没通电,晚上完全依靠一盏煤油灯来解决家里的照明。以前的煤油灯大多数是自制的,一个圆型的铁座中间一根笔直的灯杆,上面顶着一个很小的灯碗,圆型的凹槽,灯壶是用铁皮焊制的伸出一根长长的斜灯管吐着微弱的火光……这盏小油灯,陪伴着母亲,走过了一生。

  在我记忆中母亲每日天不亮就起床,脚不沾地地在忙碌着,由于父亲给社里当保管,晒粮、记账,早上和上午还要跟社干活,在家的时间不多,家里家外的一切杂务都靠母亲来干,连同我们兄弟姐妹们的家庭教育,都由母亲一人承担。

  母亲除了家里的一切事务之外,一年到头,逢年过节,都要给邻居家缝制新衣服,因为母亲有十分精湛的裁缝手艺。每年春节前,母亲是最忙的,不仅要给街坊邻居做新衣服,还要为村里制作几十盏慰问军烈属过春节送的八角灯笼。而我们兄弟姐妹过年的新衣服,母亲不得不在初夕之夜通宵赶制。记得有一年春节,天已大亮,外面已经响起了鞭炮声,母亲才为我缝完最后一枚扣子。放下针线,吹灭油灯,一夜未眠的母亲又匆匆到厨房为我们准备早餐……

  那个年代的农民家庭,一般是买不起鞋子的,我家兄弟姐妹多,母亲只要有时间就给我们做鞋。一双鞋从制底到做好,需要一个月或更长的时间。首先把平时不用的废旧布片一块块清洗干净铺在平木板上,然后一层浆糊一层布粘合成一块布板,晒干后就是鞋底的原材料。缝制鞋底必须用麻绳,麻绳都是母亲用扒吊 (拧麻绳的一个小工具)拧出来的。用大号针锥把麻绳密密麻麻地缝在布制的鞋底上,然后再与做好的鞋面缝合在一起,一双布鞋才算完成。

  在我20岁以前,我一直是穿着母亲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布鞋长大的,也不知道二十年来穿烂了多少双鞋,也不知母亲给我们一家人做了多少双鞋。每次半夜醒来,那盏昏黄的油灯总是亮着,一个柳条编的小筐就放在母亲的脚边,里面有针线、铜制顶针、钮扣、以及半成品的鞋底、鞋面,而母亲总是端坐在煤油灯下,不是做鞋子,就是拆改衣服,或者是在缝补穿了又穿补了又补的袜子……乡村的冬天总是那样的安静,那样的寒冷,母亲就在那盏小油灯下不知疲倦地为我们做着针线活儿,长长的身影落在旁边一溜排开甜睡着的五个孩子的身上……

  长大后,我常回忆起那盏小油灯,那盏曾伴随着母亲熬过了无数不眠之夜的小油灯,还有端坐在油灯前做活儿的母亲的身影,这些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,这是母亲留给儿女们最大的精神财富。许多年过去了,我多么希望能找到当年母亲一直使用的那盏小油灯,但始终未能如愿,但那盏小油灯已经和母亲一样,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。

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

责任编辑:康晓玲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